危機中心

然後有天早上,一封電子郵件閃現在家裡的電螢幕上,是從評論寄來的,上頭寫著:「我蛋了!快點到這裡來」過去半年,我一直在編一本選集,這春天就要出版了。但是剛收到一封傳真,其中一位作者拒絕我重登他的訪問。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現在書已經送進刷廠裡了。喬治已經快要爆炸了  這正是他會拿來怪我因為雜貨店而分心會犯的那種錯誤。他會炒我魷魚,而且他會讓我在整個出版界都混不下去。因為他認識業界所有的人,所以他是真的辦得到的。而且誰會僱用一個連喬治.普林波頓都評價很差的人?他可是全紐約最和藹可親、最寬容的人了。
於是我衝進了辦公室。「他知道了沒?」我問。布里姬,評論連的執行編輯,她搖搖頭。一他早上出去了,今天晚上才會回來二很好,還有時間。我立刻打電話給那個月老的經紀商,哀求他能重新考慮一下,但
是他們很堅定  因為是那作者自己決定不要重登的。
「如果你硬要這麼做,我會告二那個經紀人冷酷的說,然後就把電話掛了。布里姬這時就站在我旁邊,盡量讓自己不要驚慌。「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能選擇被告,或者不要出這本書?我得想想辦法二在遲疑了幾秒鐘之後,她拿起電話下令印刷廠停止,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你幾乎可以聽到機停下來的時候,發出那種尖銳的、很像撞車一樣的聲音。
「現在怎麼辦?」我問。一這樣沒事吧?喬治不會發現,對不對?」才不會沒事。已經好的五千本選集,會被送到一個叫做一書籍危機中心一的地方,然後不是被搗成紙漿,要不然就是把不要的那幾頁t掉。不管是哪種方式,都要多至少一萬美金的成本。這他表示喬治一定會發現  就在今天晚上,幾小時之後,在紐約麥肯泰爾圖書館的酒會上。
他會因為兩個原因而氣得半死:一、因為一萬美金,喬治也許很有錢,但是@評論寺的作業預算一向很少。一萬美金差不多是我們一期雜誌付給所有作者的一半稿費。也是一個兼差編輯的年薪;可以辦好幾場酒會的錢。這樣的錢會讓喬治遲早得去求救於婚友社的金主。
二、喬治不希望我f一開始就寄同意書給作者。一般說起來,喬治對於同意書、合
約、文書作業這類的東西是相當反感的。這也是為什麼他讓我負責這fi部分,然後指示我
能不做就盡量不要做。「當你把它登在評論上的時候,那就是一種君子協定二他有一次告訴我,一我ffi
並不是像什麼惡性競爭的生意,賺些見不得人的小錢,我們是為了讓文學能夠更偉大、
更好|.」

搜尋的代名詞

事實證明,「非網頁」服務已強化了 的網頁捜尋品牌。在美國網頁搜尋的市場占有率,從一 一〇〇六年三月的五八,三成長到一 一〇〇八年五月的六八三冗。同一時期,微軟的市場占有率從一三.一冗,跌落到百分之五,九。若比較及微軟的網頁搜尋品質,前者並無顯著改善;眞要找出理由的話,就是品質上的差距縮小了 。但是卻成功強化了用戶心中對網頁捜尋與公司品牌兩者間的關聯性,換言之,這個品牌已經成了網頁搜尋的代名詞了 。這個結果也讓微軟、雅虎及其他搜尋引擎競爭者大受打擊。
史密特特別喜歡說,它的用戶只要「彈指之間」就可離開網站,因爲它並沒有打算將用戶「鎖」在自己的網站裡。不過,「彈指之間」的距離僅適用於公司創立之初,隨著時間經過,該公司已經成爲提供全方位資訊的終點網站了 ,對某些人而言,它也是全方位「軟體即服務」的終點網站。另外,它的用戶相對地也在自己的帳戶裡做了
些投入,這些投入已經讓他們無法輕易離開 了 。
總的說來,推出的各項計畫至今都還沒遇過任何嚴重的挫折。但是,它曾經被嘲諷除了與搜尋相關的廣告業務之外,沒有辦法創造出第一 一個有利可圖的事業。北海道執行長巴爾摩卻喜歡嘲笑是「一招半式闖江湖」,他說,微軟目前比多了兩招,一招是桌上型電腦軟體、另一招是伺服器軟體,微軟正努力加入第三招、第四招。不過,巴爾摩其實沒有什麼立場批判。自一 一〇〇〇年擔任微軟執行長以來,微軟便不斷努力要建立起它的線上服務王國。一 一〇〇八年五月,微軟的市値只剩三千億美元,遠低於一九九九年的歷史高峰。一 一〇〇五年是線上服務有獲利的最後一年,在那之後,線上躬損連年增加,於二〇〇七年達七億四千五百萬美元。
可能超越視窗
反倒不擔心逐年增加的躬損。它不僅設法傾囊資助各種線上服務實驗,利潤還能持續成長。的會計年度與微軟略爲不同,不過若概略以微軟線上服務事業的損失與, 一種影響人際認知上的因素,當人對某I特定人事物身上的某I特質產生好感時,也會自然對他身上其他特質給予較高評價。
相較,它在一 一〇〇五年會計年度發布十五億美元的利潤,一 一〇〇六年爲三十億,一 一〇〇七年則達到四十一 一億美元。看到此非凡成長,讓美國財經媒體觀察家亨利,布洛傑特於二〇〇八年五月在科技及財經資訊新聞網站上預言:團體服的網頁捜尋事業未來一年的規模與獲利將雙雙超越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
他並將這種現象形容爲「史上最具獲利空間,也是最傳奇的壟斷性事業」。的財務績效表現,讓投資人沒有理由抱怨他們書籍捜尋服務上的魯莽支出。同時,採雙軌投票制^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布林、佩吉及史密特掌控公司四的議事表決權,他們三人就能有效地控制公司的營運方向,的領導階層都向來不需要就營運路線與那些難纏的投資人進行辯論。

視訊指紋遲未研發

然而,可以輕易分析文字內容的軟體,不見得同樣能輕易地分析視訊。一 一〇〇七年併購之後,在開發用以界定視訊「指紋」〈一種能作爲獨一無一 一識別符號的模式)的演算法上,遲遲沒有太大進展。缺少視訊指紋,便無法可靠地自動識別、並移除上傳至受版權保護的視訊seo內容。一 一〇〇七年一月,史密特點出,研發音訊與視訊指紋技術正是該公司對於著作權「非常關心」的最佳證據,並表示公司研發中的指紋技創辦人及執行長提姆^歐萊里每年都會舉辦|次封閉式的聚會,會中邀請電腦與網路相關的技術高手,一起交流資訊技術方面的靈感,以及可能的合作與未來發展術「即將推出」就算承諾將推出防治著作權侵權問題的技術,也還是堅持自己不需要推出任何方
案,便已完全符合「數位千禧著作權法」。該法案並未要求它限制用戶上傳侵權的視訊,而只要求它於著作權保有人舉發著作權侵權事件時,予以移除即可。對美國有線電視業者這類著作權保有人沒有展現同情,衛康必須指派一群員工瀏覽視訊,一 一找出未經授權的翻譯社視訊片子,再要求「移除」之。同樣的動作得無止盡地一再重複,因爲未經授權的視訊片子於移除後,會很快地又出現。一 一〇〇七年一 一月,衛康要求^217移除的視訊片子竟超過十萬個。
在這個階段,其實可以採取安撫的姿態表示:我們肴到問題了^它顯然是個嚴重的問題。我們有最佳技術團隊正努力開發指紋技術,這項技術向來是電腦科學領域中最難解的問題之一。我們希望很快能烕功硏發出該項技術。
但是000216卻選擇了較爲挑釁的態度,雖順從衛康的移除要求,卻又極盡嘲諷之能,將衛康的要求當成該公司主管過於愚蠢的證據,因爲他們無法了解,代管它們的片子有助於吸引觀眾觀賞衛康的電視節目,最終受益人是衛康自己。
衛康當然不領情。法律訴訟於一 一〇〇七年三月展開,衛康在法庭上向及要求至少十億美元的著作權損害賠償。該訴訟的論點在於,會主動監控die casting視訊片子並移除之,卻不能同樣主動保護衛康受著作權保護的片子。衛康不認爲有將承諾研發卻尙未成功的指紋技術當成是自己的責任;反之,衛康指出,甚至不願意建立一個存放電視及電影名稱與演員姓名的資料庫,讓簡單的文字對比流程得以自動化。衛康並不要求達到完美境界,而只是希望能「善盡關注之責」。它認爲,這不是什麼太過分的要求。

廣告營收模式

有趣的是,的商譽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相反地還營造出一個不斷實驗與追求創新的品牌形象。不需要推出完全成熟的產品;大眾對它的印象是,它是一家能以競爭對手趕不及的狂熱速度,嘗試新事物、鼓舞人心的成功企業。但是,許多人對求新求變的文化愛護有加、並歡慶新seo服務誕生之餘,它自己反而忽略了逐步改善舊有服務的必要。內部員工也不時擔心,由於公司的腳步太快,令他們沒有充分的時間讓最新服務日臻完善。在一 一〇〇七年一場公司週五例行的會議上,一位年輕女士問佩吉一個尖銳的問題:「我們似乎推出了很多服務,例如文書處理、試算表及簡報軟體等。如果要推出這類服務,你不覺得我們應該提供比外頭那些軟體更多的功能嗎?我們應該完成整個套裝軟體吧?因爲它們看起來似乎仍然是初階、不甚成熟的產品。」她想知道,是否故意拿掉一些關鍵功能,以便讓一些裹足不前的用戶較容易試用這些軟體。她的話只說到一半就被佩吉打斷。「我想,這是很不錯的批評,」佩吉說。每次準備推出新aluminum casting服務時,是否該等到新服務發展成熟之後才推出的老問題,總是一再困擾該公司。內部一貫政策是:產品全然成熟前,即可以公諸於世,以便能早一點了解用戶的意見。不過,如果他們推出的產品缺陷太多,反而會嚇跑用戶。佩吉表示,那位發言的年輕同事所提及的產品都處於快速成長的階段,意即無論有什麼缺點,這些服務正在滿足前所未有的需求。
他應用服務成長太快作爲藉口 ,但應用服務的成長是從零開始;看起來當然快速。他仍未解答這個重要的問題:提供不完整的應用服務將會如何砸了自家招牌?該公司策略性地跨足個人資訊領域,是否會妨礙它維持網頁搜尋的領先地位,以及追上頂尖社交網絡技術的能力?其不吝惜獎勵與讚揚那些能構思出整個新專案的人員的企業文化,是否因而導致只能吸引少數人投入那些一點兒也不有趣的一 一代、三代、四代產品逐步改善的任務呢?
雅虎知識成功出擊鮮爲人知的服務就是最好的例子,這是一項原本大有可爲、最後卻只落得負面評價的實驗性計畫。這服務原來在一 一〇〇一 一年便推出,,讓用戶可以張貼問題、再由一群約聘研究人員回答。這群研究人員是經過公司員工篩選、保證的「專家」,擅長找出網路上不容易找到的資訊。用戶每提出一個問題,都得支付一筆費用,此舉讓跳脫核心捜尋服務所採行的廣告營收模式。用戶提出問題時,可以自行決定他們願意支付的金額。
不保證會回覆所有問題,,只要用戶支付的費用夠高,足以吸引對問題感興趣的研究人員,便可能獲得解答。

行政人員

不過,很幸運,這件事並沒有引起平面媒體大幅報導,只有翻譯社網站密切注意其後續發展。傳了 一封信給,承認「約六十名的一小群用戶」遺失他們的電子郵件訊息,但沒有解釋什麼地方出錯,僅提供空洞的官方說詞:「我們知對用戶有多重要」,並對「全面的安全保障」含糊其詞,保證「這只是少數特例」。該事件並未引發重大後果,不過,這純粹只是因爲潛在客戶對應用服務的興趣不大,不値得他們注意。向企業客戶推銷超値版的進展,甚至比提供高等教育機構免費教育版的進展更慢。一 一〇〇七年第一季時,的軟體授權業績只達三千七百萬美元,不僅未及季營收的一 ,更遠遠落後於微軟企業部門(包括套裝軟體)當季四十八億美元營收的一冗。然而,微軟仍將應用服務視爲其核心事業的一大威脅,不會坐視它平白無故提供高等教育機構免費軟體。値得注意的是,微軟決定在線上對開戰,也開始提供大專院校免費的網頁電子郵件及聊天室。這與提供的套裝並不完全相同:微軟缺乏線上文書
處理與試算表功能,而且也沒有行事曆功能。但是微軟的攪局,確實提供大專院校另一種選擇所提供的免費電子郵件,加上與。同等級的die casting軟體;或微軟的免費電子郵件。微軟仗著長期深耕校園,擁有比化"更了解校園運作的優勢,讓它可以在沒有推出類似線上辦公室套裝軟體的情況下,仍有能耐與它一較高下。大專院校的實際狀況是:校園行政人員主要對電子郵件有興趣,其他服務則興趣缺缺。學生總是自行付費購買這類套裝軟體,他們是否會繼續這麼做,或把錢省下來,選擇使用的線上軟體即服務,並不在校園行政人員的考量範疇內。
因此,微軟很快地與十五涸願意一試該服務的大專院校簽下合約。
一 一〇〇七年春天,微軟獲得一項値得注意的勝利,即賓州大學的藝術與科學學院及華頓商學院總結一項已經進行有一年的電子郵件系統評估流程,結果是:微軟勝出,敗北。當大學主管檢視各公司提供的服務時,他們的選擇標準之一是公司對保護學生資訊隱私的承諾。及微軟的分數都很糟,它們都承認,一旦政府要求,就會把用戶的搜尋歷史記錄或瀏覽模式等資訊交給政府官員。學生諮詢委員會建議賓州大學採用應用服務,但是與的協商未能成功,最後由微軟取得勝利。
到了一 一〇〇七年四月,與微軟有機會向全美最大的大學體系加州大學(在二十三個校區裡擁有四十一萬七千名學生)兜售它們的網頁電子郵件,該校的資訊科技經理們(加上一位外人,就是我)齊聚在洛杉磯某家banila co.飯店的會議室,聽取代表傑夫,凱爾納及微軟代表華特,哈普盡最大努力向一群感覺不出準備好要將網頁電子郵件系統引進校園的頑固傢伙推銷產品。凱爾納與哈普年約三十出頭,都畢業於史丹佛大學。他們倆都知道,在彼此相互競爭之前,必須先說服這群聽眾,將電子郵件伺服器放置在校園以外的地方會爲學校帶來不少顯著的好處(雅虎同樣收到邀請,也同意派一名代表前來,但是到最後一刻棄權)。

個體中的內在規定

第三,在藝術論方面也一樣,印度的藝術和美學作品中,儘管有大量對美之本質的思索
與討論,但很少對個人作品進行細緻入微的分析,即便對古來名作也很少一 一剖析和評論。
中國就大不一樣,注疏、闡釋、評判是中國人的看家本領,即便今日,對古代名人詩作和畫
幅進行具體而個別的細細評析的翻譯社著作,又何止千部、萬部。
西方也一樣,如古代西方菲洛斯特拉托斯的《畫記》(又譯《形象》〉,對當時的幾乎每
一雕塑和繪畫作品都進行了評頭論足。
第四,這同樣的趨勢在印度的神話角色中也能看到。印度神話中的諸神缺乏個性,他們
只是普遍性力量和道德的象徵。
例如在《梨倶吠陀》中據有重要他位的因陀羅,他旣是雷神,又是戰神、雨神……竟具
有十多個職能。總之,他是超過雅利安人所能征服之力量的代表者。還有,古印度吠檀多派
哲學家商羯羅在《梵經注解》中,也論及這位受人崇拜的神;但在該書中,「因陀羅」一詞
常用作普遍名詞,意指實施同樣職能的任何一位神祇。
我們再從語言的視野進行考察。作爲拼音文字,爲了表示一個命題中的個體,常常有必
要在這名詞前加一個冠詞。然而在無視個體的古印度人的多種語言中,幾乎都沒有冠詞。在
幾處方言中,「定冠詞」和「不定冠詞」呈現出萌芽狀態,但後來卻沒有得到發展。我們試
以梵語爲例,由於沒有冠詞限定,梵語詞彙「偉大」就呈現爲兩種意思:作爲形容
詞,意爲「偉大的」論文翻譯,用作名詞,則表示「大事」、「偉大」。
鑑於印度人的思維方法更重視潜隱於特殊個體中的內在規定性,而不是個體的表面特徵
性,因此他們更傾向於重視事象的關係意義,而不是事象的本身意義。比如,「寡婦」一詞
的梵語爲,該詞由兩詞組成,即「死」了「丈夫。又如古
典《政事論》在表達年幼的家庭成員的從屬地位時,常運用一個術語,其字面含意
爲「手」,顯示了家主對他的支配關係。
這種重視事象關係,而不是事象本身的思維特徵,也可以在表達抽象概念的方法中看到。
例如,西方人用兩個相反seo概念來表達各自獨立存在的抽象性。相反,印度人認爲這兩個不同
概念實際上是因爲相互限定才成立的,所以只有通過兩者的關係,這兩個抽象概念得以演化
的基底才能深察到。
試以佛敎中觀派奠基人龍樹的見解爲例,他說:「依存『淨』,『不淨』才存在,故以
『不淨』釋『淨』,『淨』仰仗自身不可信。依存『不淨』,『淨』才存,故以『淨』釋『不
淨』,『不淨』仰仗自身不可得。」由此可見,「淨」與「不淨」不是各自獨立存在的,而
是依仗對立方的否定而存在,它們是相應依賴的,它們之間的關係是第一位的。

各種現象加以神話歌頌

有《奧義書》智慧賢者之稱的哲學家祠皮衣是這樣給最高原理定性的,他說:「這根本
的存在(字意爲「我」〉具有不壞性和不滅性(注意:他沒有用「永恒性」〕……這
『絕對者』只能通過『非』、『非』來表達。」在另一段行文中,他乾脆把這「不
壞者」描述爲:「非情、非細、非短、非長、非赤、非潤.,無影、無暗、無風、無
空、無著、無味、無臭、無眼、無耳、無語、無意、無熱力、無氣息、無口、無量、無內、
無外。彼了無所食,亦無食彼者。」
佛敎徒的seo思維也不出此道。他們認爲,要明辨諸法實相,就需要無限的否定。龍樹選擇
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八不」,即「不滅、不生、不斷、不常、不一義、不異義、不來、不
去、靜戲論。」而《般若心經》是這樣界定的.,「若是,諸法實相,無生、無滅,無垢、無
淨,無增、無減,無色、無受、無想、無行、無識……無眼界、無意識界,無明、無明之盡,
無老、無老死之盡,無苦、無集、無滅、無道、無智,故一無所得……無心得,由於無心礙,
故無恐怖。遠離一切顚倒夢想,究竟涅槃。」
印度敎實際建立者商羯羅在《梵經注解》中說.,「旣無滅,也無生:旣沒有受縛者,也
沒有勤修行者.,旣沒有欲解脫者,也沒有得到解脫者.,這就是最高翻譯公司眞理的境界。」
耆那敎《阿逾蘭伽》也作了同樣陳述:「〈最高法理)非長、非短、非圓環、非三角形、
非四角形、非球體、非黑、非靑、非赤、非黃、非白、非香、非臭、非苦、非辛、非困、非
酸、非甘、非粗、非柔、非重、非輕、非冷、非熱、非魯、非滑……」
印度民族喜好否定表達,並沒有到這兒止步,他們的志趣常常更進一步。他們要對否定
表達本身予以否定。例如大乘佛敎用「空」否定一切,但他們還強調「空也必須被否定」,
於是「空亦復空空更空」的佳句問世了 ,並一直傳到中國、日本。
對於其他諸多民族(尤其是西方一些民族)來說,以否定形式來表示道德準則的最高原
理,這似乎多少令人感到或者是消極的、或者缺少力度.,但對於重視和偏愛否定面,追求普
遍與無限的印度人來說,否定表達具有更強和更積極的意義。
印度人以die casting代言
印度人偏好否定表達的形式,他們常常用否定詞彙來各抒己見,而在一些不便於直接用
否定詞彙闡發見解的場合,他們也傾向於用暗示和晦澀的方法來迂迴闡述本可正面道明的觀
點。作爲結果之一,印度人喜好用含蓄的謎來進行表達。
《梨倶吠陀》是古代印度雅利安人部落的詩歌集,它對自然界各種現象加以神話歌頌。
早先是世代口傳,歷時已達三千年以上;後人以文字錄下,現存的版本大約是公元十四世紀
記述的。就在這部古老文獻中,我們常可看到一些與「謎」結合在一起的頌詩。如某一首詩
敍述「秩序之輪」是以十一 一輻構成的,並且繞天旋轉,輪中藏有七一 一〇個成對的兒子。這分
明是表示太陽年有十一 一個月,以及三六〇個白晝和三六〇個黑夜。

語言學問中的思維智慧

在有關印度語言與思維的探討,以及進行不同民族的語言比較時,並
不直接體現出一語道明的印度智慧。但衆所周知,一個民族的語言和思維正是該民
族智慧的結晶,當我們爲重視具象性的中國語言和文字而自豪時,我們也確實應爲印度人的
智慧結晶而叫好。
當然還需innisfree說明,上述的語言、文字比較,並不是要說明印度語言、文字優於或劣於其他
民族的語言、文字,而是旨在表明印度人思維有別於其他民族之思維的特殊性,因爲這種特
殊性恰恰說明了印度民族智慧的特殊閃光點。
印度人重視普遍性
印度人重視普遍性,這結論大概是衆口 一辭的。黑格爾主張東方神具有「普遍」
的性質,「在東方宗敎中主要的情形就是,只有那唯一自在的本體才是眞實的,
個體若與自在自爲者對立,則本身旣不能有任何價値,也無法獲得任何價値。只有與這個本
體合而爲一,它才有眞正的翻譯社價値。但與本體合而爲一時,個體就停止其爲主體,而消逝於無
意識之中了 。」「對於有限個體的否定也是得到表現的……只有個體與實體合而爲一時才
能達到它的自由。」
印度文化具有一種內在的普遍性,因爲它在東西方都得到廣泛的共鳴並被視爲有著一種
世界意義的價値。例如,馮.洪保高度讚美印度的《薄伽梵歌》是「世界上最美麗、最深奧
的哲學著作」,叔本華把《奧義書》稱爲「我生活與死亡的慰藉」,並在這些哲理書中找到
了自己的思想源泉;凱澤林伯爵竟然以「只有菩薩精神才能拯救戰後世界的混亂」來結束他
的名作《一位哲學家的旅行日記》。當代美國哲學家査爾斯,莫里斯和約翰,杜威等人,也
對印度思想的社會性內容饒有興趣,如前者把未來世界將要遵循的道路稱爲「彌勒之路」。
再如,印度佛敎傳遍中國(包括西藏、蒙古等地喇嘛敎)、朝鮮、日本及東南亞各國,這也說
明佛敎具有普遍性的內核。由此可見,東西方對印度思想的普遍性是認同的;它們也不約而
同地證明了印度人重視普遍性的立論。
印度人有著重視普遍性的思想傾向,在他們的翻譯公證語言習慣中就表現爲十分喜好使用抽象名
詞和普遍名詞。在梵語中,抽象名詞是在詞根上附加尾綴〈陰性)或〈中性)
而組成,這在形式上頗同於英語的法語的拉丁語的或德語的。但不同點在於除了學術著作和文章之外,這些歐洲語言一般很少使用抽象名詞。梵語則不然,抽象名詞甚至在日常言辭中也屢見不鮮。例如「他老了」,英語用
,而梵語則表達爲,意爲「他呈老態」。又如「果實變軟了」,意爲「果實呈柔軟性」。由上所見,歐洲語言用
能夠具體意識到此個體屬性的詞句來表達這一個體,而梵語僅僅把這個體表達爲從屬於抽象的普遍性之一例。

偉大的浪漫主義

進一步說,梵語中任何名詞和形容詞在附加上之後,都可變成抽象
名詞.,換言之,抽象名詞在梵語中可以無所限制地製造。我們知道,拉丁語等西方語儘管也
能通過尾綴構成抽象名詞,但絕無如此的自由度。由此可見,印度人考察事物是何等抽象化
和普遍化。
順便說及,印度人關於「數」概念的表達技巧,也能顯示出他們無拘無束的抽象思考。
「十進位制」的發明如果還不足以令人信服的話,抽象而普遍的「零」概念由印度人創立,
這絕不是偶然的。(梵語「零」,它在漢譯佛典中常被譯爲「空」。〕
另一種有趣的語言現象也値得重視。固有名詞與普遍名詞的源與流的轉化關係,往往也
能體現出不同民族的不同思維方法。歐洲近代autocad常常以固定名詞轉而用爲普遍性名詞。如
英語是古希臘唯物論哲學家,而西方人認爲唯物
思想重物,且伊氏又倡導享受,因此就轉意爲講究飮食的人或享樂主義者,
於是從固有名詞「伊壁鳩魯」,轉成了普遍名詞「美食者」或「享樂者」了 。在德語中,我
們能看到,該詞也從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歌德,轉意成爲「像歌德一樣以自
我爲中心的人」,或意爲「具有輝煌才智的人」了。再如法語,一詞也從開
創古希臘黃金時期的伯里克利,轉意成「被誇示爲具有伯里克利一樣才能的人」。與此相反,
印度語言常常把一個普遍性seo名詞引伸爲一個固有名詞,例如意爲「覺者」,本是
一個普遍名詞;但〔佛陀)則成了釋迦牟尼佛的固有名詞。同樣,意
爲「勝者」,泛指「戰勝自己情慾的人」,而則專一成爲耆那敎祖的特用稱呼。
還有,王族的稱謂(剎帝利)來自一詞,該詞的原意是「支配的潜在
力」,後來成爲印度四種姓之一王族及武士種姓的稱呼。在這兒,抽象本質的「力」與「力」
的具體體現者統一 了 ,普遍名詞用成固定名詞了 。
從歐洲語言與印度語言的比較中,我們淸楚地認識到,近代歐洲人重視個體意義,他們
憑藉「類型化」,即以一名特殊人物爲樣板,將類似的人統統包括在內,從而將衆人歸類。
這樣,一個固定名詞就被轉用爲普遍名詞了 。印度人正相反,他們傾向於無視於個體意義,
認爲個體或特殊體在本質上只不過是普遍性的具體承擔者,個體或特殊體只是憑依普遍性才
具有牢固的基礎。佛陀和耆那大雄的稱謂來歷,不正好說明了這一點嗎?
印度人習慣於說「不」和「非」
屢戰屢敗的泰國足球隊,令球迷們大失所望,當選手們難得踢出一場好球時,球迷
們闡發了各自的評價,有的說「精彩」,有的說「算得好波」,有的說「不錯」。顯而易見,
「精彩」是予以肯定,後兩種評價也可算作有保留的肯定。但無論如何,否定的表達「不錯」
不會含有比「精彩」更積極和更肯定的意義。

印度文化的否定性格

粗製濫造、枯燥乏味的電視劇充斥著螢光幕,人們搖頭歎氣,卻無可奈何。《編輯部的
故事》多少給觀衆帶來了 一些新意,於是人們又各抒己見,「很好」,「好」,「不孬」。
無論如何,否定表達「不孬」絕不會比「很好」有更上乘的評價。
同樣,英國人有(好極了)、(好〉、〈不壞)等諸多評
價,但絕不會比有更積極肯定的意義。
室內設計卻不然,他們自有特殊智慧造就的特殊思維,他們不僅愛好使用否定表達,而且
否定表達往往比肯定表達有更積極的意義。
從思維哲學來分析,印度人探求普遍性的志向導出了 一個結果,那就是他們被引導去追
求一個最終無極限或無規範的目標。一般認爲,普遍性比特殊性更少受到限定,所以印度人
在探索普遍性的極限時,不得不論斷它是無規範性,同時也不得不用否定態度來對待強加於
普遍性的任何條條框框。於是商務中心的否定性格成立了 。
旣然印度文化具有否定性格,它在印度人的思維和語言、文字中一定會頑強地表現出來。
印度人用「勝與不勝」替代其他語言中的「勝敗」,用「非一」替代
「許多」。這類否定語辭不僅用來表達消極含意,更常常用來表達積極含意。例如「不放逸」
就是在表明「努力策勵」。据《法句經》說,「不怠惰」、「不怨」
是比「努力」、「容忍」更積極的德,更具有實踐指導意義。
「德目」和「戒律」在印度宗敎中台胞證往往是綱,是敎說的精華,考察它們的用語,也許更
具說服力。婆羅門敎系統的瑜伽修行者必須遵守五「德目」,「不傷害」、「誠
實」、 「不偷盜」、「貞潔」、「無所有」。
其中三目(即以「3」爲首的三詞)是以否定形式表達的。
從印度佛敎來看,「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等戒律大概對於
中國人也是司空見慣的,因爲印度佛敎也曾潜移默化地影響過中國文化。佛敎「說一切有部」
在闡述有關「心」的「大善地法」中,也用否定形式來定規矩,如「不放逸」、「無」、「不害」等。
印度各宗敎都有各自追求的統攝宇宙萬有的最高法理。因此,分別考察一下在印度歷史
上發揮過重大作用的婆羅門敎、佛敎、印度敎、耆那敎對各自最高法理的定性,這大概也是
很有意義的。